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超市什么挣大钱 > 正文

女儿离世父母捐其器官 邻居:他家卖器官赚大钱了

2018-09-02 16:49  作者:admin 点击:次 

  那天,他们再有20多天就要满6岁的小宝,因罹患脑瘤,永远离开了人世。他们无偿捐献出孩子的两只肾脏和一只肝脏,两代人自此阴阳两隔。除了丧女的哀痛,小月庭的父母还要面对各种质疑的声音。为了尽早抚平他们的心绪,盐城射阳县红会帮他们办了二胎准生证。“多少个孩子都抵不上这一个,她蛮可爱、蛮伶俐、蛮聪明的……”孩子去世刚一个月,怕她走得不安详,他们甚至不敢放声大哭。

  庄月庭,小名小宝。2007年11月23日,出生在盐城市射阳县。和许多孩子一样,她有一个并不富裕但温馨的家庭,度过了5年多快乐的童年时光。但2013年8月,一种叫“脑干胶质瘤”的疾病,将她的家庭像肥皂泡一样瞬间摧毁。

  射阳县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路红升还记得,这对夫妻决定将爱女的内脏无偿捐献后,双手颤抖着在《人体器官捐赠协议》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。小月庭的父母哭着对现代快报记者说,只有这样,才能“让生命延续”。

  10月26日0:01,逐渐消失生命体征的小月庭,像往常一样侧着脑袋躺着,露出她的长麻花辫和红头绳。只是和往常不同,这次,她被从重症监护室挪到了手术室。守候多时的医疗专家向遗体默哀致敬,随即取出两只肾脏和一只肝脏。打包、称重、装箱,这些救命的器官随即被送上飞机运往南京,最终成功拯救了3名患者,最小的仅10岁。

  “我们从没后悔过捐献。”小月庭的父亲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偶尔,夫妻俩也会谈起女儿以及接受器官捐赠的那些患者。

  “是不是想见到那些接受捐赠的患者?”记者问。“看不到,那一方的信息是保密的。 ”“如果能看到呢?”庄月庭的父亲有点犹豫,但想了想又说,“善要人知就不是真善。还是不见了吧,见了更痛苦。”

  为了能让孩子“出现奇迹”,小月庭的父母带她辗转到上海、安徽等地求医。“她知道自己病了,快不行了,拼命地玩,想摆脱病痛。”小月庭的父亲说,去公园玩、商场逛,除了看病,他每天都变着法子满足孩子的各种心愿。

  有段时间,亲人一度以为他们出去旅游了。还有人以为,孩子只是生病而已,很快会回家。当两三个月后,小月庭的父母从射阳县中医院回到家中时,一些人才发现,孩子没了。“得了脑瘤,已经去世了。”小月庭的父母解释,捐献的内脏被取出后,他们不忍心再面对孩子,后事全部交给了当地红十字会处理。

  可令人没想到的是,周围人说啥的都有。十来天前,孩子的奶奶回到老家四明镇新港村。当她告诉村里人,小月庭的器官被父母无偿捐献后,有人居然冒了一句,“这回可赚大钱咯,一个器官好几十万呢!”老人被气得说不出话。网上,还有各种江湖医生质疑,小月庭的病症,是否适合捐献器官。

  “我宝宝虽然得了脑瘤,可她的内脏是好的,捐出去可以挽救更多人的生命。”小月庭的妈妈只有中专学历,她平静地说,“现在的人是想多了,想复杂了。我想得太多会脑子不够用,所以宁愿简单。”

  路红升也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从捐献孩子的器官到进行火化,红会都有全程录像资料,“两口子只想对孩子的生命有个交代,出名、得利都是对这种感情的亵渎,他们不可能做。”

  小月庭的父母,一直不肯让人去他们家。“人都没了,家里太空了。”出事以后,他们曾打算换个生活环境,但给孩子看病已经花掉了所有积蓄。“也想过把房子卖掉,重新买。”小月庭的爸爸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可没人愿意买,一听说家里的小孩去世了,觉得不吉利,“可父母的房子也小,无法住在一起。”

  昨天下午,记者跟随小月庭的父亲,来到他岳父、岳母家。他双眼红肿的妻子侧躺在床上。这是个简陋狭小的老式房子,只有一个卧室。“孩子的东西都扔了,不能看,只留了一本相册。”小月庭的妈妈说,“她太小了,让她走吧。”按照老家的风俗,夫妻俩甚至不敢大声痛哭,担心“孩子走得不安详”。

  “聪明、可爱、懂事,她蛮好的。”她长叹了一口气。手机屏幕上,一个单眼皮小女孩正调皮地挤眼睛。“做完捐献器官手术后,就再没见过她了。不能见。”生病时,孩子每个小小的愿望他们都会尽力满足。有一天,小月庭哭着找妈妈要学习机和自行车,“我上幼儿园大班了,我要学习!”她想鼓励女儿坚强,“等你病好了,我就给你买。”结果成了永远的遗憾。

  小宝去世后,当地县政府和红会以最快最简捷的方式,为他们办理了“二胎准生证”。“现在要小孩,也得到明年下半年才能出生。”小宝的父亲说,“再生多少个,也抵不上这一个。”他没有正式的工作,年轻时在扬州江都一带的殡仪馆从事摄影工作,这几年在网上做期货,收入并不稳定。

  小宝的母亲,以前一直在邻县阜宁县的一个加油站上班,每月1600元。工作地点离家100多里,“每个月只能回家两三次。每次她都特别腻我。”她说,孩子走后,中石油将她调岗回射阳县,从家里到上班地点只要骑5分钟电瓶车。前阵子,夫妻俩曾去北京旅游,想尽快忘掉这一切,可在外面还是忘不掉。

  对于小宝的父亲来说,这是段格外难熬的时间。3个月前,他60岁的父亲肺癌去世,1个月前,女儿又相继离开。

  “人到中年,连续经历丧父、丧女的痛苦,命运对我真的很残忍。”小宝的父亲只有38岁,采访中一度哽咽得不能说话。他说,再过段时间,准备离开射阳外出打工。

  采访小月庭一家,阻力重重。现代快报记者和射阳县委宣传部取得联系后获知,小月庭的父母一直不愿意接受媒体采访、渲染这件事,经过反复沟通、协调,孩子的父亲才出现在县红十字会的办公室里。

  失去孩子刚满一个月,听他谈自己的消沉、绝望,以及对生活的打算,觉得说任何安慰的话都是徒劳的。因为没带摄影和摄像机,所以他断断续续、也放松地谈了两个小时,但仍然不同意见报。

  一直聊到傍晚。想到第二天就要离开射阳了,记者提出想去看看他的妻子。这个老实巴交的男人答应了,并将记者带到了他的岳母家。在那间简陋狭小的屋子里,记者看到了他双眼红肿的妻子,还有慈祥的岳母、清瘦的岳父。晚上,一家人很自然地挽留记者吃饭。他们特意煎了饺子,拿出在海边捡拾的海菜,还有新鲜的田螺……家里最好的东西都被摆上桌。

  晚上,一家人终于能坦然地面对记者的采访要求。他们相互搀扶着从家里走到红会,面对镜头,小月庭的父亲一度哽咽、痛哭失声……小月庭的妈妈也说,她再也不想接受采访了,想让孩子安详走好,想开始新生活。他们说,因为记者去了家里,算客人,不接受采访就是不给朋友面子。

  海边的夜晚很冷。刚痛哭过的小月庭的母亲,不忘嘱咐记者以后到家里玩,小月庭的外婆说,天气这么冷,忘记从家里给记者多带件衣服了。出了红会大门,左拐,小月庭的父母搀着孩子的外婆,在寒风中互相依偎,像三块僵硬的石头,慢慢走远。看得人泪流满面。

  “把他们的事情写出来,让更多人受到带动、感染,也是好的。”县委宣传部的工作人员说。那就谨以此作为对小月庭和其父母的告别吧,希望他们从此以后都能平静生活。

  今年,现代快报与中央电视台再度联手,启动“感动中国·2013年度人物评选”的江苏地区推选活动,并同步展开“感动中国·2013江苏十大感动人物评选”活动。

  不管是个人还是单位,都可以向我们推荐你们心中的感动人物。由江苏各界精英人士、市民代表组成的专家评委会选出20名“感动江苏”候选人,公众可通过短信、网络、信件等方式进行投票。最终评选出的10人,获选“感动中国·2013江苏十大感动人物”。获奖的10人名单将同时被纳入全国的候选名单中,参与央视“感动中国·2013年度人物”的评选。